阿提哈德断臂止血航空申请破产

※发布时间:2019-5-9 5:41:48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由于股东阿提哈德航空集团不再提供资金支持,陷入困境的航空于8月15日申请破产。竞争对手汉莎航空称正在进行谈判,欲收购航空部分业务。

  阿提哈德航空集团于2011年投资入股航空,阿提哈德航空集团持有航空29%的股份。航空的运营始终难有起色,至今已连续四年亏损,2016年亏损为7.819亿欧元(8.24亿美元),相比2015年亏损加剧。航空2017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2.933亿欧元,相比2016年同期亏损亦加剧。

  2012年至2016年,航空净亏损已达19亿欧元。2016年航空的年报中提及,阿提哈德航空集团已同意向其再提供资金支持,总金额达到3.5亿欧元(3.82亿美元)。这笔增资使阿提哈德航空集团对航空的总注资金额接近20亿欧元。

  阿提哈德航空集团近年来实施少数股权投资战略,以更深度方式与伙伴合作,增加航线网络衔接。阿提哈德航空投资了航空、NIKI航空、意大利航空捷特航空、塞尔维亚航空、塞舌尔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和维珍航空。除了连年亏损的航空。意大利航空几次经历破产后,阿提哈德投资入股后仍然持续亏损。2017年5月2日,阿提哈德宣布放弃对意大利航空继续注资,6月意大利航空在美国宣布申请破产,并寻求新的买家接盘。在意大利提供6亿欧元贷款的境况下才能继续维持经营。

  笔者在《中国资本入股一年有余维珍再次亏损》指出,根据维珍控股发布的公告,2017财年(截止2017年6月30日)税后亏损1.858亿澳元,这已是维珍连续第五年亏损。维珍上次财年盈利是在2012财年,盈利0.228亿澳元。

  捷特航空、塞尔维亚航空两家航空公司则在2016年实现盈利。其中印度捷特航空连续两年盈利。塞尔维亚航空微幅盈利90万欧元。塞舌尔航空并未披露其2016年经营状况。

  阿提哈德航空集团一系列的股权投资可谓付出远多于回报。这也导致执掌公司多年的前任CEO贺国建(James Hogan)在今年上半年最终离职,其所推崇的股权联盟投资战略方向开始发生重大转变。

  除了领导层变更改变了阿提哈德集团发展战略外。阿提哈德航空携手汉莎、阿提哈德航空与途易集团谈判失败都是其停止对航空资金支持的重要影响因素。

  2016年12月,汉莎航空与阿提哈德航空签署代码共享协议,汉莎航空从航空湿租38架飞机,汉莎旗下欧洲之翼航空与奥地利航空分别获得其中的33架和5架飞机。2017年2月1日,阿布扎比—代码共享航班开售。汉莎航空在阿提哈德航空由阿布扎比飞往法兰克福和慕尼黑的每日两班航线上共享其LH代码。阿提哈德航空在汉莎航空由法兰克福飞往巴西里约热内卢和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航线上共享其EY代码。代码共享协议将拓展两家公司的全球网络,让汉莎航空将能够经由阿布扎比连接印度次地区的重要支线市场,而阿提哈德航空将能够经由进入南美市场。为提升代码共享航线的衔接性和客户体验,阿提哈德航空将把两大机场的航务迁至汉莎所在航站楼——在法兰克福机场由2号航站楼迁至1号航站楼,在慕尼黑机场由1号航站楼迁至2号航站楼。

  2017年2月1日,阿提哈德航空集团与汉莎航空达成1亿美元全球配餐服务协议,并就飞机、维修和检修服务达成谅解备忘录。根据为期四年的配餐服务合同,汉莎天厨公司(LSG Sky Chefs)将在欧洲、亚洲和美洲的16座城市为阿提哈德航空提供配餐服务。这让汉莎集团成为阿提哈德航空在阿布扎比之外的最大配餐服务提供商。

  阿提哈德航空集团与汉莎技术公司还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双方将在阿提哈德航空及其伙伴航空公司的、维修和检修服务方面开发合作关系。

  2017年5月,即有消息指出阿提哈德考虑出售航空股份。航空公司CEO表示航空并不确保其大股东阿提哈德航空集团一定会对航空给予支持。

  2017年8月13日,汉莎航空与阿提哈德航空代码共享协议进方逸华 子女一步大,阿提哈德航空在法克福-巴塞罗那、法兰克福-哥本哈根、法兰克福-、法兰克福-布拉格、法兰克福-瓦伦西亚、慕尼黑-巴塞罗那、慕尼黑-哥本哈根、慕尼-黑、慕尼黑-布拉格和慕尼黑-瓦伦西亚航线与汉莎航空实施代码共享。

  2016年下半年,即有消息指出,阿提哈德航空集团与途易集团(TUIAG)正在为建立一家欧洲假日航空公司展开谈判,阿提哈德希望通过将航空一分为三的方式处置这一持续亏损的业务。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将航空控股的NiKi航空与途易集团旗下途易航空(TUIfly)进行合并,组成一家全新的合资航空公司。

  作为合作的准备,阿提哈德航空集团在2016年年底以3亿欧元价格收购了航空所持有的NiKi航空股权,这是在与途易集团谈判尚未结束的情况下完成的。

  2017年6月9日,阿提哈德航空集团发表声明,表示已经终止与途易集团的谈判,这意味着双方停止了关于建立一家合资航空公司的计划。

  至此,阿提哈德航空似乎已对航空失去了耐心,同时在市场与更强大的汉莎航空合作,都是其战略上放弃航空的重要影响因素。于是在近日阿提哈德航空宣布不再对航空提供资金支持。阿提哈德在最新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航空的表现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恶化,使得它无法克服巨大的挑战实施备选的战略解决办法。”航空称其航班运营正在继续。表示它已提供1.5亿欧元的过桥贷款。从目前的情况观察,这应不是最终的结果。最近汉莎航空已表达出对收购航空股份的兴趣,汉莎航空表示如果阿提哈德愿意出售股份去,其有兴趣购买。同时,汉莎航空愿意从航空租赁更多飞机供欧洲之翼航空使用。

  2016年,阿提哈德航空启动“规模与模式合理化”(Right Size &Shape)重组计划,截止年底通过裁员和其他措施,节省开销4%。

  2017年7月,阿提哈德航空最新财报显示,2016年其收入83.6亿美元,但净亏损18.7亿美元,这是由于一次性19亿美元的减损支出和燃油对冲损失影响了航空业务整体表现,总减损包括10.6亿美元的飞机支出,因为某些机型市值降低并提前退役。还包括股权合作伙伴8.08亿美元的特定资产和财务风险支出,这主要与意大利航空和航空有关。

  阿提哈德航空核心业务的客运收入总体保持稳定,达49亿美元,同时以79%的客座率创下1850万人次的客运量历史新高。由于面临市场运力过剩和全球经济不景气,阿提哈德航空收益下降8%,但单位成本削减11%抵消了收益下滑。

  2017年7月12日,美国航空宣布将在2018年3月25日起终止与阿提哈德航空和卡塔尔航空的代码共享关系。美国航空称已于6月29日将该决定告知了阿提哈德航空和卡塔尔航空。美国航空在内的美国主要航空公司一直中东航空公司接受大量补贴,以此加强在美国市场的扩张。美航在声明中表示:“鉴于双方在这一问题上的巨大争议,我们认为双方之间代码共享关系的存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6月22日,阿提哈德航空与南航建立最新代码共享伙伴关系。根据此份协议,南航将在阿提哈德航空运营的阿布扎比与(PEK)、上海(PVG)和成都(CTU)间的每日航线上共享其CZ代码。至此,与阿提哈德航空签署代码共享协议的航空公司增至53家。

  从目前形势观察,汉莎航空与易捷航空都有意向收购航空。将在今年9月举行,这也是影响航空今后发展的重要因素,需要考虑垄断因素(若航空被汉莎收购)、本国航空产业因素(若航空被易捷收购)、就业因素(若航空“无人问津”)。阿提哈德所持航空股权未来有可能发生变化,但阿提哈德与航空的合作应不会终止。中东地区受到与影响,航空市场运力有过剩的隐忧,阿提哈德航空仍在不断调整中。随着前任CEO贺国健的离任,阿提哈德航空是否会逐步放弃股权合作的道而转向与伙伴仅在传统的航空业务领域合作,仍值得观察。

   文章来源于850游戏博贝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