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腾在斯图加特的火锅 跨越大海的家乡味

※发布时间:2019-7-9 15:27:58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稍等一下啊,我马上给你们安排桌子。”身着黑色短袖T恤、黑色长裤的老板娘,一边热情地招呼着前一分钟到达的客人落座,一边安抚着我们。长长直发梳成的高高马尾,随着她的左顾右盼,在腰际不停地摆动。

  这是位于斯图加特市中心,与国王大道垂直的一条美食街,从街口进入的第二家中国餐馆。对硕大烤猪肘和翻来覆去各种烤肠已失去新鲜感的中国胃尤其是成都胃,循着某点评网上的推荐,来到了这家以老板娘热情、中国菜地道著称的中餐馆。

  今年欧洲异常高温,尽管此时已是晚上七八点,夕阳斜斜地挂在天边,可是国王大道上电影院大楼顶端的电子屏却赫然显示着当下的气温:34℃。素来没有安装空调的室内闷热难当,显然没法让食客品尝美味。餐馆内空无一人,门前五米宽的过道上,密密匝匝地摆放着五六张餐桌,满满围坐的中国人和外国人,或熟练或笨拙地使着筷子,就着跟前的或炒菜或火锅大快朵颐。

  我环顾着这块巴掌大的地方,正疑惑着哪里还能安放下桌椅容我们就坐,只见身材算得上苗条的老板娘,一个人双手用力地抬着一面餐桌从室内出来,在狭窄的空间里左躲右闪地避让就餐的客人。真不敢相信这小小的身板能爆发出如此大的能量,“柔弱”和“彪悍”这一对反义词竟然可以在一个人身上同时体现。

  她驾轻就熟地把餐桌摆在了餐馆门口右边的楼梯口旁。我们坐下,楼梯口只留了仅容一个人通过的宽度。楼梯口有竖立的广告,通往二楼的是一家理发店。一个本地人从我们身旁经过,二楼,他用眼神示意我们的桌椅挡住了通道,我们只能报以歉意的微笑。

  整个餐馆只有老板娘和她儿子跑堂,脚了风似地进进出出,把每一桌客人都尽量招呼周到。旁边一张大桌子有十几、二十人在边吃边等中餐,想着炒菜等待时间长,加上对火锅的无限思念,我们毫不犹豫地点了自助火锅。谁成想,卤菜拼盘被我们一扫而光之后很久, 炉子上放锅底的还是空空如也。实在忍不住催了一次,老板娘解释:“我们的锅底是现熬的哦。”一句话,焦急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期待。

  俗话说得好: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当已久的锅底终于端上桌,看着锅里的汤水,我们大跌眼镜——这就是现熬很久的锅底?红锅里漂着三颗干辣椒、几颗三赖八角和零零星星的红油,白锅是名副其实的白水里游荡着两段葱白、两颗枸杞、一粒红枣。所谓的自助,调料品种极其有限不说,菜品也是由店家搭配了荤素一大盘直接端上来,话还是讲得蛮好听:“吃完了想加哪样加哪样啊。”一想,能在时差6个小时的地方吃到火锅,不管是否地道, 都应该知足了。

  老板娘给旁边那张大桌子的客人上菜,身还未到,声音就飘过来了:“哎呀, 这个土豆丝,我自己都要嫌弃——哪里是土豆丝嘛,明明就是土豆棍。不好意思啊,我已经说了他(厨师)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一大桌人也就嘻嘻哈哈地腾出来摆放这盘“土豆棍”。

  这一顿火锅,放在成都街头,一定是无人问津。可是在斯图加特这个热气腾腾的夏日黄昏,伴着老板娘不停歇来回穿梭的脚步、应对客人需求的八面玲珑、总是不疾不徐高高扬起的声调,却也能稍稍安抚想念中国味的心。

  次日,为着欣赏几十公里外落日下的霍亨索伦城堡,回到斯图加特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饥肠辘辘的我们在灯火阑珊的城市里觅食。大多数餐馆已经打烊,成都胃又牵引着我们的双脚不由自主地来了美食街。黑衣老板娘的那家餐馆,食客已经散去,她和儿子在忙着桌椅、打扫卫生。街口第一家餐馆的门口空地上还有三两桌人在用餐。这是一家专营自助火锅的门店,不仅调料品种丰富一些,菜品放在冷柜里任由食客自选,西米露、银耳羹、冰淇淋等推背图全文甜品还无限量供应,锅里的底料也多了好几样,总算和中国味接近了几分。

  可是,在我们用餐的全程,伴随的是老板和老板娘的叹息、抱怨和沉重的脚步声。两个四川口音的厨师招呼他们吃饭,面对着一桌一桌的残羹剩饭以及遍地狼藉,老板答:“你们吃你们吃,桌子板凳还拾好,抽油烟机坏了还得想办法找人修呢。”老板娘应:“吃不下,厨房里还有那么多碗要洗,你们倒是吃了就走,剩下的事都是老板的——老板是最累的。”

  黑衣老板娘完毕,和儿子锁好门之后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天,经过我们桌边,国王大道,不忘朝着这家的老板娘喊一声:“我们走啦,好好做!”

  买单时和老板娘寒暄,她难得有机会吐槽:“小工到了点就要叫着回家的,剩下的都留给我们做,他们不会管的。给他们租了房子在附近, 我们还要开一个小时的车才能到家。”

  财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