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堡_城市

※发布时间:2020-1-7 9:43:08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那次欧洲游我们落地法兰克福机场,第一个游览地应该是法国巴黎。我猜测,之所以安排先去海德堡再去巴黎,是因为海德堡的地理在法兰克福与巴黎之间,对组织者来说,安排这样一个城市,可以惠而不费。对我这样的游客而言也就是鸡肋而已,没有什么趣味。

  事实打破了我的猜想,海德堡是此行最具特色的城市,在这座城市我意外地闻到了中世纪欧洲的味道。当大巴抵达海德堡的时候,甫一下车,我就对迎面而来的卡内河两岸的风景心生欢喜。时是5月,卡内河水充沛,缓缓自东向西流去,两岸长满植物,河堤边满是青苔,河的边缘有很多绿藻、浮萍及其他看不见的微生物,可以明显感觉这里河流的原生态。

  卡内河呈东西向,把这座只有十几万人口的城市分为两半,老桥呈南北向连接这座城市。因为时间不够,我们没有去老桥南边的小山岗,也就无从走走那里的“哲人之”。也没有到古老的城堡那里观赏,只能在海德堡大学里漫步。海德堡大学是地地道道的没有围墙的大学,市民生活区就是校区,校区就是商业区,多位一体,不分彼此。

  让我感到新鲜的是整个海德堡市区的所有大街小巷的面全是约为十至十五公分长宽不规则的石块铺就,也就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非常熟悉的、内地常见的方便骡马行走的“马”。

  海德堡街面的灯安装在街两边楼房的墙上,其电线则埋在墙里,如此一来,整座城市少有电线杆,也就少了许多数不清理不完的横七竖八的电线。

  海德堡临街的窗户也很有趣,在一二层楼的窗台上往往摆上很多盛开的盆花。那里的窗户有时不是左右开,而是在窗户的上方和左右各保持一个斜角,让室外的空气从上方和两侧间接进入室内,这样可以避免室外的风直接吹到室内人身上。其窗户旁起搭扣作用的小物件,往往也很别致,或是一个头或是一朵花或是一个动物的造型,它们就这样静静地靠在窗下几百年。

  排名第一的、有六百多年校史的海德堡大学的教学楼从规模和制式上看很是一般,远不如紧邻的。其不同学科与部门也散落在市区或周边地区。

  海德堡和前的俾斯麦广场很是一般,而广场东边的贸易市场更是稀松平常,也就是在搭建的塑料棚子里卖些菜蔬和日用品,总体看比我们国内的农贸市场还要简陋一些。

  海德堡这座城市,既不现代也不前卫。既不潮也不酷。她古朴而美丽,沉稳而安详,静谧而柔和,平凡而低调,井然而有序,深刻而随心。如果你想洗去铜臭和浮躁,避开喧嚣和繁华;如果你想体验欧洲中世纪生活的原汁原味,闻嗅中世纪的味道;如果你想放慢匆匆的脚步,等等灵魂,思考人类的过去与未来,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哲学的深刻与高远,的与无穷……请到海德堡来,她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想,曾经的黑格尔在这里教学,雨果在这里徜徉,歌德在这里流连,绝非偶然。

  我对这座城市的广告词“把心失落的地方”颇为不满,我问导游“从外文看,‘把心失落的地方’和‘找回失落的心的地方’是否同一个意思?”这位外语专业出身的导游很肯定地告诉我“不是一个意思,”我说:“那我认为这句话如果翻译成后一种意思更准确。”导游反问为什么,我说,我对这座城市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后一种。是的,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人都把自己的本心失落了,而海德堡就是这样一座自然而然地保持着本心的城市。隋棠拍广告忘记戴胸罩

  

404资源网